關於部落格
  • 5317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3

    追蹤人氣

巴爾德、赫德爾、赫摩德

巴爾德、赫德爾、赫摩德   奧丁和芙莉迦最喜愛的兒子就是「巴爾德」(Baldr)。他是光輝美麗的太陽,春天與喜悅之神。全身發出比白雪還耀目的光輝,金髮比陽光還美,雙眸比天空更明亮清澈。因世上的人們把盛開的花朵中,最美最白的一種稱為「巴爾德的額頭」。這花和巴爾德明朗光潔的額頭一樣美。   「赫德爾」(Hodr)也是奧丁之子,而且是巴爾德的孿生兄弟,但他卻雙眼盲瞎,他是灰暗陰冷的黑暗之神。由於邪神「洛基」(Loki)的奸謀,巴爾德終於被弟弟赫德爾送入了死國。   在一個仲夏的午後,巴爾德午睡時作了一個很奇怪的夢,雖然他醒來不動聲色,但母親芙莉迦探尋到那隱藏在愛子心底的夢以後,卻不禁大驚失色,因為,那正是「死」的陰影。   芙莉迦立刻召集侍女,命令她們把地上一切能傷害人的東西---不論是生物或無生物,全帶到芬薩里爾宮來,要他們全都發誓,決不傷害巴爾德。芙莉迦沒有遺漏掉鐵、鉛、銅、花崗岩、沙灘小石、樹木,甚至猛獸、毒蛇與「疾病」都被招來,嚴肅地立下重誓。只有那生長在華哈拉東邊的小長春藤,因為太幼嫩了,並無傷人之力,所以沒有被招來立誓。   做了這樣周密的安排之後,奧丁還是很擔心兒子的命運,決定去請教女先知---「安格波蒂」。這位女先知屬於巨人族,是魔狼---「奮利斯」(Fenris)、赫拉和中間世界那條大蛇的母親【父親是洛基!!!】,這時她已經去世,住在赫拉統治的死國。奧丁親自到赫拉的領地去拜訪她,安格蒂說:死國已為巴爾德釀好了蜜酒。於是,奧丁知道巴爾德終究難逃一死。   但阿斯嘉特的諸神並不知道,他們只聽到地上一切能傷害人的東西都已立下重誓。大家高高興興地聚集在神國外城的平野上,想證實一下誓言的可靠性。諸神圍繞著美麗的巴爾德,有的拔劍砍他,有的用箭射他,有的向巴爾德投擲鐵斧,有的用銳利的槍刺他,托爾更不斷用他那著名的神槌---妙尼爾敲打巴爾德的額頭。可是,說也奇怪,那些射向巴爾德胸前的箭,快要觸及他身體的時候,就突然跳了回來,石頭、戰斧,甚至巨人與諸神都會怕得發抖的雷神之槌---妙尼爾,也都像碰到無形的楯牌一樣,自動滑落下來,巴爾德依然毫髮未損。   邪神洛基看到這種情形,非常妒嫉、生氣,於是他裝扮成女人,走到芬薩里爾宮來。女神不知究竟,問洛基說:諸神聚成一堆,在做什麼呀?假扮女人的洛基回答說:他們正在向巴爾德身上投石擲槍,但一點也傷不了他。   「呵,是這樣呀?」芙莉迦安心地說:「石頭、木棒還有其他的東西都傷不了巴爾德的,我已經要他們立下了誓言。」   「啊!」女人(洛基)喊道:「所有的東西都發過誓了嗎?」   「是的,大家都發誓了。」芙莉迦回答說明:「只有華哈拉宮東邊的小長春藤沒立誓,因為它太稚嫩,柔弱,不會傷害人。」   洛基聽完這話,立刻跑出來,變回原來的樣子,悄悄走近離群獨立的盲神赫德爾身邊,對赫德爾說:「為什麼一個人站在這裡,為什麼你不向巴爾德投擲?不用劍去砍他們?用箭去射他?這樣才能顯出你對兄弟的愛心啊!」   赫德爾:「我看不見巴爾德,也沒有可以投擲的東西。」   於是,洛基遞給赫德爾一根常春藤的尖枝,叫他順著自己的指示,用力向巴爾德投過去。   常春藤的尖枝像尖銳的槍一樣,刺穿了巴爾德的胸口,鮮血洶湧奔流而出,立刻染紅了巴爾德雪白的長袍,   他倒在地上,氣絕而死。   諸神都呆住了,他們茫然地垂著手,呆呆地站著,面面相覷,忘了去扶住巴爾德。四周沒有一絲聲息,因為一出聲,淚水就會堵住喉嚨。當天晚上,不幸的赫德爾獨自去找他的母親芙莉迦,悲哀的向母親請問,是否還有方法把巴爾德再召回阿斯嘉特。   芙莉迦安慰兒子說:「已經沒有方法了,不過,可以試試看。你請求你在歸途中第一個遇到的神,請他騎奧丁的愛馬斯萊普尼爾到死國去,向死國的女王赫拉要求釋放巴爾德,也許她會 答應。」   赫德爾辭別母親出來,在摸索著回到自己宮殿的途中,他最先遇到了奧丁另一個兒子赫摩德(Hermod),當時的天色昏暗迷濛,赫摩德已看不清楚赫德爾的臉。黑暗中,赫德爾說:「赫摩德呀!牽出斯萊普尼爾吧!請你走一趟死亡之國,向女王赫拉要回巴爾德。」   於是,他倆擦身而過,就在這天晚上,赫德爾因為內咎,把劍倒立在地上,投身劍鋒而死。   赫摩德按照黑夜中聽見的指示行事,牽出父神的天馬經過九天九夜的奔馳,越過許多漆黑的深谷,好不容易才到了喬雷河(死國與人世之間的冥河),他騎馬走過橫跨河上的黃金橋,守橋的處女問了他的名字和來意之後,對赫摩德說:「昨天有五組死人經過這橋,但沒一個像你這麼重,把橋身搖幌得這麼厲害。而且,你一點也沒有死人的味道,你為什麼要到死國來呢?」   赫摩德說:「我是來找巴爾德的。你見到巴爾德從這裡經過嗎?」   守橋處女:「巴爾德?他早已渡過喬雷橋到死國去了。」   聽了守橋處女的話以後,赫摩德繼續前進,終於到了只有死者才能通過的「死門」,天馬斯萊普尼爾奮力一躍而過,直往死國的宮殿奔去。一進宮殿,赫摩德發現巴爾德正坐在大廳的上座中,他立刻走到巴爾德的身邊,陪他一起等到天亮。   天一亮,赫摩德立刻向赫拉懇求,請她把阿斯嘉特之光---巴爾德送回諸神的世界。赫拉回答,必需證明大家都愛巴爾德,才能答應這個要求,她說:「如果世上萬物,不論有生命或無生命,都會為巴爾德哭泣,那我就放他生還。可是,只要有一個人不為他說好,不為他流淚,巴爾德就只有永遠留在死國了。」   赫摩德高興極了,連忙趕回阿斯嘉特向奧丁報告經過。於是,奧丁立刻派遣華爾基利到人間大地,向大家宣佈巴爾德的死訊。   不論城鎮或鄉村,人們都聚集在一起聽華爾基利宣佈的惡耗,農夫停下工作,淚水滴落在鍬柄上,婦女們放下取水的甕,淚水滴到水甕上。   原野中的草,路邊的花都哭了,連石頭也在哭泣。華爾基利的馬蹄踏過靜默的砂石,沙灘上的貝殼也哭了,落下和眼淚一樣透明的珍珠。   華爾基利駐馬在波濤洶湧的荒涼海邊,向海那邊的巨人國,傳佈這可悲的消息。大海吐著白色的珠沫哭泣,連諸神的敵人---巨人也都哭了。   不久,她們來到聳立海中央的岩石,從絕壁探身,向海底的妖怪通告消息,妖怪們齊聲大哭,連沒有心的魚也哭了。   華爾基利們彼此相顧點頭說:「任務已經完成了。」她們互相挽著腰,向通往死國的黑路飛去準備迎接巴爾德回來。   但是,當她們來到尼福爾海姆的永劫深淵---「格尼巴」(Gnipa)邊緣的時候,忽然發現有一個老太婆正面對深淵,獨坐在那裡。   這位衰老瘦弱,牙齒掉光的老巫婆「托克」(Thok)其實正是邪神洛基的化身。華爾基利走近她身邊,求她為巴爾德流淚,托克轉頭回視,眼中露出微微的笑意,她說:「什麼,巴爾德死了?要我為他流淚,不,我決不會為巴爾德流一滴眼淚,喜歡哭的人儘管去哭!我不喜歡哭。嘻、嘻、嘻,就讓他永遠作赫拉的俘虜吧!」   托克發出勝利的歡呼,湧身向尼福爾海姆的深淵躍了下去。   巴爾德死了,諸神把他的屍身運到海邊,海邊停著巴爾德的船,名叫「林克海姆」,是世界上最大的船。當諸神把屍體放上甲板的焚屍堆時,巴爾德的妻子「南娜」也投身到火堆上,與丈夫同去。諸神聚集於此,奧丁與芙莉迦、華爾基利、兩隻大烏鴉站在最前端。「福雷爾」(Freyr)也乘著金毛野豬---「古林伯斯」拉的車子來到,女神「福蕾雅」(Freya)乘著由幾貓拖著的兩輪車也來。此外,還有許多霜巨人和山巨人。巴爾德的馬披著美麗的馬衣,被帶到火堆前,為主人殉死。   巴爾德從此一直留在赫拉所統治的雨雪宮中,直到末劫的最後之戰,天崩地裂,巨人諸神同歸於盡,新的宇宙又在無垠碧空的那一邊誕生的時候為止。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