關於部落格
  • 5316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3

    追蹤人氣

北歐神話

北歐神話簡介: 【被遺忘的神話】 北歐神話是被遺忘了很久的神話,古代北歐人的後裔將這份瑰寶棄而不顧,已有好幾個世紀之久。 北歐神話中英雄的後裔,即今斯堪地那維亞半島及德意志東北低地的日耳曼民族。他們生長在荒涼苛虐的自然環境中,養成勇武彪悍的個性。 流浪、戰鬥和狩獵是他們日常的生活方式,他們經常在大膽進取的首領率領下,遠征他國,並從異國贏得在本土所無的地位與財富。 這些戰勝國原有的文化,未必優於被他們征服的國家,武器和裝備也不一定能勝過對方。但他們擁有不知恐懼的冒險精神和視死如歸的勇氣,這是日耳曼民族所以能侵擾整個歐洲的重耍原因。 這些不怕死的日耳曼勇士,逐漸擴大了遠征的範圍。西元400年,他們以萊茵河、多瑙河為界,與羅馬帝國相鄰。到了羅馬國勢漸衰,他們便不斷侵擾羅馬帝國的領土。 到第五世紀中葉,日耳曼民族從東西和北面受到芬族(即被漢帝國打敗西遷的北匈奴)的壓迫,於是,引起怒濤般的民族大遷徙。這就是日耳曼人所謂的英雄時代,北歐傳奇中的主人翁大多是這時代的英雄。 這次大遷徙的結果,東至俄羅斯,西迄法國海岸、布列登島,南至西班牙、意大利半島、西西里、北非,都受到日耳曼人的侵襲,甚至遠至格陵蘭和部份美洲大陸都留有他們的足跡。 流傳至今的北歐神話就是這民族的產物。但神話的記錄在今天的日耳曼國家中都已不復存在。反而是在北海中滿佈火山與冰河的孤島—冰島上保存了下來。 日耳曼諸神完全被日耳曼民族遺忘,其中最重要的原因當推與羅馬帝國的接觸,以及經由接觸而受到的基督教之同化。再加上天災人禍,尤其是西元1618-1648的「三十年戰爭」,使日耳曼固有文化殘缺荒廢,可貴的文獻傳說,都墜入遺忘的深淵,塵封於漫長的歲月。 而當時只有基督教的教士識字,他們既掌管記錄,保管文獻,對於異教傳說、抄本、歌曲等自然深惡痛絕,清掃乾淨;只有少數資料倖存:英國的「貝歐武夫」-Beowulf、德國的「尼伯龍根之歌」-Nibelungenlied和一些斷簡殘篇-Saga(英雄傳說),以及兩部冰島神話詩集「愛達經」-Edda。 再加上日耳曼民族認為原先所使用的古文字-魯納(Runenschrift),是帶有魔力的咒文,如果將語言定形為文字,等於將神祕力量授予敵人。因此,今日不只是古日耳曼人的信仰,甚至是生活方式,也都難以考證。 【愛達經】 冰島是最後一個基督教化的北國,傳教士好像溫和些,也可能是影響力小一點。拉丁文並未驅逐北國的文學語言。民眾仍用普通話訴說古老的故事,只是作者和時間不可考罷了。 最古老的「老愛達經」-Elder Edda手稿是公元一千二百年左右寫的,即基督教傳進來二百年後,書中有古歌謠二十九篇加上其他地方發現的同類歌謠,合成三十四篇。這些歌謠沒有書名,作者與編輯者的姓名也不詳,學者們判定年代很古老,大約作於西元850-1150年間。 這時正是「維京時代」,這些海盜將從萊茵河下游居民聽到的傳說歌謠,傳回到斯堪地那維亞半島及冰島,再經由吟遊詩人吟誦潤飾成今日傳世的形式,這些口傳歌謠直到十三世紀中葉才寫成文字,這就是「老愛達經」產生的經過。 散文體的「新愛達經」-Younger Edda是十二世紀末的史諾里.史特盧森(Snorri Sturluson)寫的。主體是一篇教人寫詩的技術性論文,外加一些「老愛達經」所沒有的上古神話資料。 「老愛達經」比較重要,由許多詩篇構成,通常描寫同一個故事,彼此卻不相連。裏面有大史詩的材料,說不定比希臘「伊利亞德」的內容更偉大,卻沒有北歐詩人像荷馬一樣改寫「伊利亞德」以前的故事一般加以整頓。 北歐沒有天才人物將眾詩篇焊接成一體,化為美麗浩大的史詩;甚至沒有人拋掉粗糙平凡的內容,刪除幼稚煩人的重複部分。有時候「老愛達經」一連列出好幾頁人名。 儘管文體很差,故事本身依舊射出幽光。「老愛達經」的詩人似乎有偉大的概念,卻沒有表達的技巧。很多故事棒極了。除了悲劇詩人改寫的幾個故事,希臘神話是無法與它相比的。 最好的北歐故事都很悲壯,描寫男人和女人堅決赴死,甚至有意選擇死亡,老早就計畫妥當。「壯烈」是黑暗中唯一的光明。 【永恆的戰鬥與絕望的精神】 北歐神話與南方的希臘神話在各方面都成為極鮮明的對比。 希臘神話是文藝、美術與音樂的世界,是無上幸福的樂園。北歐神話則完全相反。 北歐神話予人最深刻的印象,應推其中所描繪的沉痛悲愴的世界形象。由生命巨樹Yggdrasil所支撐的宇宙呈現出多麼怪異而又豪壯的面貌,宇宙的一端是火焰巨人所居的極熱世界「火之鄉」Muspelheim,另一端則是永劫冰雪封鎖的冷霧世界「死人國度」Niflheim。 這兩個世界中間是神與人的居處,有時從南方飄來火與熔岩,有時從北方送來冰雪、嚴霜,永遠威脅著人類,也威脅著神祇。這種對「天堂」的描述是多麼悽慘,也是其他民族神話所沒有的。 在希臘神話的世界裏,屬於異類的神,充其量只有極少數半人半獸的牧神而且其出現也是牧歌式的,而且怪物的存在只是等待著神明和英雄的征服 。 但是在北歐神話中卻充滿了一切奇形異相的生物,有巨大無比的大巨人,他脫下的手套,會被誤認為是高大的房屋;有一張開嘴即可吞噬天地的魔狼奮利斯;有以口銜其尾,環繞人類世界「中庭」的大蛇Jormungandr;有畏懼陽光,避居地底,黑面長鼻的侏儒;有面色一半青色一半肉色的死亡女神Hela。(註:魔狼、大蛇皆為邪神洛 基之子。) 而貫穿這一切的是悽慘無比的戰鬥世界觀。永劫的戰鬥籠罩全書,北歐神話的世界因戰鬥而創造,亦因戰鬥而歸於毀滅。 任何民族的神話都有創世紀的傳說,但北歐神話卻著力描述宇宙的毀滅,這是北方日耳曼神話與其他民族神話最不相同的特色。 而且,北歐神話描繪宇宙毀滅的幻想,是如此沉痛、悲壯,地球上所有的神話,幾乎都無與倫比。 像人類這樣渺小的存在,其「生」與「滅」實在是不足道。在宇宙末日的大火焰中,有巨大的力與力之瘋狂相搏,在極其悲愴壯烈的最後之戰中,連「諸神國度」Asgard的諸神也都毀滅了,這些幻想實已臻至人類思惟的極限。 北歐神話中的主神奧丁,是暴風之神、戰鬥之神,同時也是永恆的放浪者。同是一個多神的世界,但希臘神話中,以宙斯Zeus為首的諸神,其地位都是永恆而不可動搖的,抗拒諸神的巨人,在悲慘的敗北之後,即被打入永劫黑暗的地獄,再也沒有出頭的機會。 相反的,北歐的諸神卻須不斷地與巨人族戰鬥,巨人除了擁有足以與諸神相抗的力量而外,同時也是這宇宙最早的誕生者,巨人的血也在諸神的脈管中流動著。 除了雷神索爾的雷霆之槌與日神Frey的勝利之劍以外,在武力上,諸神往往不是巨人的敵手,單就智力而言,諸神也未必優於巨人族。智慧之泉是從生命之樹伸向巨人國的一枝樹根底下湧出,負責守護泉水的又是巨人Mimir。甚至那原應歸屬於神性的睿智,在北歐神話世界裹,其根源亦為巨人所有。 和一切均優於己的敵手作絕望之戰,這正是日耳曼民族所體會的命運。從民族大遷徙時代開始,歷經海賊時期,日耳曼民族的生存方式就是戰鬥、遷徙、再戰鬥。這是充滿沉浮流轉的動盪生涯,他們將民族命運置於戰鬥,從冒險中求生,屢敗而不悔,這種生活態度的根源正可從神話傳說中找到印證。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